千洛婳

今宵融我心头血,明晨作卿唇上色。

认错

这篇文已经完结了,所以我干脆就整合到一起发,看着舒服些。
勿上升真人*3











上.

王俊凯很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

当每次他依从公司的要求对王源做出一些暧昧的动作,心里并不是没有反感,但看着凯源饭激动成一群拼命yy他和王源的时候,心里所涌上来被人关注的快感却是不假的。

他讨厌做违背心意的事,但却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

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他在十八岁生日时跟千玺告白成功后都没能休止。

心里的不适感强了许多,但他无法让自己停下来。

他知道自己喜欢千玺,很喜欢很喜欢。

所以每次夜深人静,他想起千玺看着他和王源时嘴角扯起的笑容,心里的愧疚就好像要没顶。他总是翻来覆去,喃喃地告诉自己:他会懂的。他不会介意的。

而千玺也的确在他每次这样做后,在他愧疚的目光和安慰的话语里倾身抱住他,然后说:我明白。

你那么爱我,怎么会不懂呢。

#

千玺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遇到王俊凯。

最不该做的就是喜欢上王俊凯。

更加别说在王俊凯十八岁生日那天答应他的告白。

那天王俊凯把他拉到没人的房间,借着酒劲向他告白。他的手紧紧攥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红着脸一字一字的说:千玺,我喜欢你。

千玺听到后心里说不欣喜一定是假的。

——那毕竟是他暗恋了那么多年、崇拜了那么多年,目光一直追随着的……他的太阳啊。

他感觉得到透过衣料王俊凯温热的体温和不易察觉的颤抖,看着王俊凯的眼神在他的沉默下从坚定变得逐渐犹疑害怕,在他嘴唇颤抖着想要喊出第二声千玺之前抱住了他。

他听见自己说,我也是。

那么细微而坚定的声音依然被王俊凯捕捉到了。

他的表情放松下来,欣喜漫上他的眼,他低头,吻上了他。

千玺任由他舔舐唇角,轻咬唇珠,听着他温柔地喊自己名字,在他撬开牙关时闭上了眼睛。

他想,王俊凯是真的喜欢他的。

旁观了王俊凯和王源那么多年,他知道王俊凯只是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

他不会喜欢上王源的。




中.

北京下雨了。

千玺听着外头细碎的雨声,眼神在题目上一晃而过。

他在想他跟王俊凯交往多久了。其实想起来,不是很长,才刚刚一年。

“叮!”短信提示音响起。

千玺放下笔,抓过正在充电的手机瞄了两眼。

哦,是王俊凯的。

他划开锁屏。

“阿玺你在做啥子?( ´ ▽ ` )ノ”——小凯。

真傻。

千玺抿了抿唇,眼角带出一丝笑意,白净纤细的手指打字飞快。想了想,又把打的内容删掉,换上简单直白地回答。

王俊凯刚录好狗,人都没走,打打闹闹吵得很。只不过他立在那儿守着手机傻乐,画风与那堆打闹在一起的猴儿截然不同。

看着手机发亮的屏幕,王俊凯突然想念起在北京的千玺。他在干嘛,吃饭了没。

正想着,短信就来了。他点开一看。

“写作业呗。”——玺。

这一看王俊凯不乐意了,我打得比你多三个字还附带颜表情你就回我这么个东西?

当即就打开联系人,找到〔玺〕之后就点开来泄愤似的对着那张脸摁了下去。

千玺还没来得及抓回思绪对付眼前的题目,电话铃声就响了。

他有点无奈,索性把充电线拔掉,盘腿坐在床上,接了电话放在耳边,“喂?”

王俊凯抓着手机,听着千玺温润的嗓音透过电话变得模糊隐隐约约带了丝异样的感觉。

千玺在电话那头许久没听见回复,纳闷的看了看屏幕。

是小凯没错啊。

没挂啊。

于是他重新把手机放到耳边,又耐心的“喂”了一声。

王俊凯这才回过神,连忙应了一声。

“有事吗?”他在那头问。

王俊凯原先还有些不知该讲些什么,如今他这一问却让王俊凯又不悦了。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吗。”王俊凯语气生硬。

千玺在那头忍不住笑出声来,闹别扭呢。

温顺的安慰了两句后他才继续问刚才的问题。

“没事……就是看你回复那么点心里不爽……”他支吾。

千玺哑然失笑。

自觉丢脸的王俊凯连忙扯起别的话题,“那个……下周不就是二源的生日嘛……他有个生日会你要来哦!我给你寄了份kitty的糖,特别好吃,我估计在你来重庆的前一天应该会到。怎么样,你大哥我好吧?男友力棒棒的!”

“嗤……”千玺低低的笑了起来,轻轻的笑声像柔软的羽毛挠的人心痒难耐。

王俊凯舔了舔唇,没说话。

然后他听见千玺开口,“这次的生日会是公司拍摄的吗?”

“不是。”王俊凯几乎是脱口而出,吐字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酸涩从喉头漫出。

千玺……你在顾虑的事,我都知道。

“……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沉默下来。

很奇妙,王俊凯这里吵得不得了,但他就是能听到他的呼吸印着千玺的呼吸,深深浅浅,混在北京淅沥的雨声里。

千玺静静的听王俊凯那边的喧闹,然后听见有人叫他,“小凯站这里做啥子,去和源源他们耍,我给你们拍几张照发微博。”

他听见王俊凯的呼吸猛地一僵,他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收紧。

过了一会儿,千玺平复着心情想让王俊凯快去,王俊凯却先说话了:“千玺我……我挂了。”

“嗯。”千玺感觉着心里涌上的难过,皱了皱眉。这么久了还没能习惯。

没事。官推凯源,凯源党这次又得疯魔了。他只是喜欢被人关注而已,没什么的,我知道。

王俊凯挂掉电话,感觉着心口窒闷的难受,不敢去深究,使劲摇了摇头。

没什么的,他知道……他懂的。没什么。

想着他把手机放进兜里,转头弯起了桃花眼笑得灿烂,扑过去径直就去挠被围攻的王源的腰,看着他又笑又叫的扭动着身子。

千玺……对不起。

你都明白的对吗。

千玺听着手机的忙音,咬了咬唇,用手遮着眼睛仰面躺在床上,感受着从心口涌向全身的疲惫。

#

11月来北京一直在下雨,淅淅沥沥的小雨,阴沉而连绵。像极了千玺这几天的心情,不安而烦躁,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挣脱一直以来的桎梏。

千玺是在王源生日那天赶去重庆的,他的机票买的是下午三点,上午他就在家里刷微博。

主页君更博了。

微博讲的无非是些无聊的剧透,那些照片才是让他好好儿看的。

他回想着照片里的内容,感觉太阳穴突突的疼。

王俊凯趴在王源颈边,一个借位而已——他一直相信那是借位。暧昧无比的动作,即便清楚他们不会做也让人浮想联翩。

两人皆笑得灿烂。



他坐在机场的候机贵宾室里,孤零零的一个人。他没有通知粉丝,也没有事先放出风声,所以也就没人再陪着他。

在来的前一天他收到了王俊凯的糖。

他把糖放在包里,糖包装得很精美,粉粉嫩嫩的颜色,上面是他一直喜欢的那只 kitty。很少女的包装,葡萄味的——王俊凯一直清楚他的喜好。

他心里小小的暖了一下,然后被太阳穴的疼痛包围。不是他故意起这么早,而是他根本睡不着。

或许可以说他这一夜根本没睡。

他揉了揉眼睛下的乌青,把背包往怀里带了带,收紧了手臂。

雨声仍旧淅沥。

到了两点四十几分,飞机应该开始检票,只不过广播里一直没有动静。千玺想起北京这些天一直不好的天气,心里有点担心。

但愿飞机不要晚点才好。

又过了几分钟,广播里传来声音。女声里带了些抱歉,“接下来的xxxx次班机因为天气突然恶劣不能于下午三点起飞,将会延迟起飞时间。请乘客见谅。”

千玺揉了揉眉心,发短信给王源:二源我这里飞机晚点了,你们先玩吧。

一会儿之后王源的短信就回了过来。

“小千千你飞机又晚点啊Σ(゚д゚lll)好吧好吧没事,今天可是源哥我十八岁生日!等下你直接来‘瑚胥KTV’,我们在外面玩!别让公司的人送哦,瞒着他们去KTV的=_=被他们知道了又要罗嗦。不过别太晚了,二文还有刘一麟他们几个不能太晚回去的( ̄Д ̄)ノ”

嗯我知道了。

回过王源之后千玺抓着手机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他把口罩往上拉了拉,又使劲压了压帽檐,抱着包发呆。


重庆。

王源等着王俊凯练完舞,抓着手机朝他喊:“嘿小凯,千玺说他飞机晚点,应该不能在我们去KTV之前到重庆了。”

王俊凯一边走过来一边擦刚刚练舞出的汗,看着王源的手机微微眯眼,“刚刚千玺给你发短信了?什么时候的?”说着习惯性的伸手去揉王源的头发。

“两点四十七的短信,我等你练完舞,现在已经三点多了。”王源站起来,躲开王俊凯的魔掌。他本来就手长,骨架也是宽阔的那种,经过比两位队员迟来的发育期,他现在已经和王俊凯差不多高,不过还要略矮一些。但仍旧要高过千玺一点,这让他非常得意。

……尽管千玺以自己已经长到了一米八高冷的没理他。

王俊凯顿了一下,然后勾起唇角,本就俊美的脸添了几分艳。他抬腕看了看手表,“都三点二十几分了,你怎么不早点说。叫上刘志宏他们,我们先去吧。”

“现在就去?”王源微微一愣,“不是五点再去么?去这么早做啥子。”

王俊凯垂着纤长浓密的眼睫,在眼下投出一片模糊不清的阴翳,他咧了咧嘴,似是微微一哂,“没事,那家KTV在市中心,早点去比较好。而且今天你生日,去晚了遇上人流高峰,你不怕被给你庆生的粉丝发现?”

王源抖了一下,立马讪笑着摆手,“去去去,现在就去,我去叫他们。”

玛雅大哥你气场why如此冰冷+_+

飞机晚点对千玺来说是家常便饭,等到千玺那班飞机开始检票,距离原来应该起飞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

五点多了。

见鬼的天气。

千玺烦躁的一扯包,攥着飞机票就去检票。

北京到重庆需要坐两个半小时的飞机,饶是千玺这样抵抗力好的身体,在一夜没睡的情况下也不免有些头晕。

到重庆是晚上七点四十分,他记得王源让他不要公司送他,于是婉拒了公司要派车来的意思。

他本来就是悄悄地来的,引起粉丝注意就麻烦了。

不过重庆的天气倒不错,干干燥燥的,不知道比北京这几天的天气好多少。

再说他也快十八了,他自己打个车还没那么难吧。

看着马路上一堆堆举着“王源儿生日快乐”手幅的妹子,千玺大感头痛,再加上现在还是交通小高峰,打个车突然就麻烦了起来。

压低了帽檐,他瘦削的身子在拥挤的人群中显得无比单薄。

等到他坐上车报了地址后,他忽然想那群猴儿别玩脱了才好。

瑚胥KTV。

包厢里,刘志宏在扯着嗓子鬼吼,剩下的人嘻嘻哈哈的互相灌酒。

其中就属最长的王俊凯和今天是寿星的王源被灌的最多。

王源脸又红又烫,不甘示弱的放倒了罗庭信,又被刘一麟灌了一杯。王源酒劲一上来,猴性一起,硬扯着刘志宏和王俊凯帮他灌刘一麟,害得刘志宏被平白无故地灌了几杯酒,还背上了送罗庭信和刘一麟回家的重任。

“为什么……要……要我送?我还没玩够呢……”刘志宏很憋屈。

王源把人扔到他身上,死命推他,“哪儿那……嗝……那么多……呃……废话……!……去!”

把人推走后王源好像没注意到还有个王俊凯一般,自顾自的疯闹了一会儿,甚至还要跑到外面去唱歌,王俊凯连忙借着最后一分清醒把他给拖了回来。

司机的声音把千玺从走神中拽了回来,他抱歉地笑笑,付了钱走进了KTV。

王源在王俊凯怀里又跳又闹,最后终于沉沉地睡去。

王俊凯把王源挪开了点,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以前看着玩的凯源同人文,他脸一红,看着王源通红的脸,清秀明晰的五官。他被酒精撩拨的神思有些不稳,一直强撑的清醒岌岌可危。他大脑有些空白,只感觉一股股热气蔓延在全身。听着王源因为两人的接触而觉得热的一声微弱的嘤咛,看着他不自觉的侧头露出的白皙脖颈,忽然像魔怔了一样。

千玺礼貌地问了王源点的包厢,找到了包厢。

0908包厢。

包厢门没有关紧,露了一小条缝。

千玺不知为何有些忐忑,他从缝里往里看,正好看到两人交叠的身影。全身的肌肉都忍不住绷紧,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伸手推开门。

不可能是他想的那样。

开了门,包厢里的两人丝毫没有反应的依旧抱在一起吻的火热。

手慢慢握紧,他全身都忍不住的发抖。

他看着王源满脸通红,身子软的几乎站不住,被王俊凯用力的拖住,整个人被他搂在怀里,脸上的表情茫然而又欢愉。

空气里是浓浓的酒精味。

千玺知道他们喝酒了。

王俊凯气息不稳的吻住了王源,霸道的撬开牙关,怀里的人被他吻的几乎站不住,喝了酒迷迷瞪瞪的大脑和身体根本无法让王源做出一丝一毫的反抗,微张着柔软的唇任他采撷。

王俊凯的大脑始终没能回过神来,而身体却先于大脑依从本能的吻上了王源。最后维持的清醒在王源低低的喘息下崩溃。他喘了两声,迷离的眼中全是王源的脸,嘴唇张合间暧昧而又清晰地低吟。

源源。

千玺闭上了眼睛,手抓着门沿支撑着颤抖的身体,指节用力的发白。走廊的阴影打在他脸上,有些他一直坚定不移的信念开始崩塌,最后散成粉末消失在暧昧的空气里。

他觉得这件事发生的可笑。

可悲的执着。

他松开手,踉踉跄跄的离开。经过前台的时候他没留意撞上了酒保,他失魂落魄的抬起眼,没理会酒保的询问,只是拜托他把0908包厢里的人送回去。

这场生日会结束的这么荒唐,措手不及。

他走进黑透的夜色里,背影孤单凄冷。

如同他来的那般悄无声息。




下.

王俊凯这几天心情不太好。

他记得在王源生日后的第二天他就跑去问了经纪人,得来的是“他七点多到的重庆啊你不知道?”末了还附带“哦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连夜又回去了。”

他趴在床上烦躁的揉揉太阳穴,他记得自己在醉了之后吻了王源,甚至连那句缠绵悱恻的“源源”都还盘旋在脑海里,但后面的事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更别说千玺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了。

只不过第二天醒来除了问千玺,经纪人还抱怨她赶到的时候他们俩已经瘫在沙发上睡死了。

按理说这种事情王俊凯不会特别紧张,但几天来给千玺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甚至今天公司让他提前先来录个生日趴都被他父母给推了之后,王俊凯终于感到了一丝惶恐。

既然千玺不来,那么晚上的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做安排于是公司索性给他们放了假。

毕竟千玺一直以来都那么听话,谁能料到他会把这次说好的拍摄给推掉呢。

王俊凯把脸埋进臂弯里,狠狠地皱紧了眉。

……要不……再打一次吧。

还没等他按下拨号键电话就来了。王俊凯看着许久都没有跳跃在屏幕上的人脸,眼里升起的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欣喜。

接了电话之后王俊凯没等千玺开口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说,好像慢了一点就说不成了一样。

千玺沉默的听他讲。

等到他终于察觉到手机那头的寂静,于是急急忙忙的止住话头,“千玺……你有什么事吗?”

千玺却没有马上说话,在双方的沉默中只能听到千玺那边传来的细碎雨声。

王俊凯眼皮跳了一下,正准备再开口催促一下却听见千玺语气冷淡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同时还有些沙哑。

“小凯。”他说,声音疏离,“我们分手吧。”

王俊凯感觉嗓子眼堵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的大脑一片空白,那头的雨声好像放大了很多倍,嘈杂的他听不到别的声音。

他只浑浑噩噩地放下已经被挂断的手机,然后在父母惊怔的目光和询问下冲出了家门。

原来北京……还在下雨啊。

#

“喂……郑老师是吗?哦是这样的,千玺今天的精神不太好,我想给他请一天假。……没什么大的事……嗯我知道了我会和他说的。”

挂断电话,易母疲惫地坐在沙发上,然后叫来楠楠,把热好的饭菜递给他,摸了摸他的头发,“劝你哥哥多吃几口,然后跟他说我帮他给老师请了假了。乖,慢点走。”

楠楠乖巧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端着饭菜走上去。

千玺正在睡觉,他几个小时前才睡下,睡得很不安稳。他脸色苍白,眼睫轻微的颤抖,眼下是浓重的乌青。

楠楠把饭菜费劲的放到桌上,掰着手指在叫哥哥吃饭还是让哥哥继续睡觉之间挣扎良久,最后还是选择不吵醒哥哥,轻轻地带门出去了。

他没看见千玺睁开眼睛,然后又重新闭上。

易母听完楠楠的话,忍不住又叹口气,拿上钥匙准备去散散心,不想打开门就看见风尘仆仆正准备抬手敲门的王俊凯。

“小凯?”把他迎进家里,听完他来的原因之后易母跟他讲起这几天的事,“你不知道,千玺是在半夜赶回来的,问他怎么回事又不说,把自己关在房里,上课又心不在焉,饭给他端进去吃不了几口又被送出来,他……”

她说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王俊凯抬起头,看见脸色苍白的千玺站在楼梯口,冷冷地盯着他。

“小凯,那你陪千玺去说说话吧。”易母起身,望了他们俩一眼,带着楠楠出了门。

王俊凯听着门关上的声音,站起身走向千玺。千玺看着他,面色冷淡没有表情。

王俊凯在他面前站定,低低抽了口气,“千玺,你昨天在电话里跟我说的什么?”

千玺盯着他看,眼珠都没有移动,“小凯,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王俊凯感觉头痛得厉害,声音都是抖的。

千玺没有回答他,只是挑起另外一件事,“那天王源生日,我到包厢的时候只有你们两个人。”

王俊凯瞳孔骤然一缩。

“我知道你们那天喝酒了。只是我没想到,你清醒的知道你吻的是王源。”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王俊凯知道他生气的是什么。

吻了王源可以算作神智不清,但能喊出源源就证明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楚他在对谁做。

王俊凯感觉心里的破洞愈来愈大,一大片一大片的裂缝连在一起,头痛和心里的疼痛混在一起让他难以忍受。

他抓住千玺的手腕,力道大的指尖生疼。

千玺蹙紧眉,想开口让他松手却冷不防被他搂进怀里。

“千玺……千玺……我知道错了……我认错了……”他声音哽咽,软软的很可怜,里面的疲惫和濒临绝望的恳求豁然可见,“我不听公司说什么了……我只要你就好了……”

千玺在他怀里笑了笑,感受到衣襟上的湿润,嘴角勾起的弧度凉薄,“我只是累了。一遍遍地原谅真的不好受,我不想喜欢你了,这样很累。”

“不要……千玺你别说了……”王俊凯拥的更紧,却被千玺推开他的力道刺痛。

你要我们以后怎么办呢。“你要我们以后怎么办呢?”

千玺摇头,看着王俊凯湿润的眼睛里没休息好的血丝,“我们没有以后。”

一定要有,只有过去。

只是过去。

他以为这份感情足够坚固,他以为他足够坚强永远不会脆弱,他不愿放下什么,所以他也应该自食其果。

他一直享受他温柔的迁就,而今终于明白他的心情。

手渐渐松开,心里的破洞终于层层扩大碎裂到不蔽风雪。

“你可以走了。”刘海下千玺的眸子漆黑如墨。

他只是感到悲哀和无尽的冷意。

王俊凯嘴唇颜色尽褪,他转身,脊背颤抖,“对不起。”

千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是背影,就能看到他整个坍塌的世界。

千玺笑着捂上眼睛。

这样不多好,谁都不用纠缠。再好不过。

外面淅沥的雨声渐止,天空终于放晴。


—end.



评论(6)

热度(42)